旧城开发之痛:历史文化遗产怎堪“改造”

时间:2013-05-11 01:16:23 点击: 【字体: 收藏

冀文海



  在近年来我国很多城市的“扩张热”中,很多历史文化名城都遇到了同一个问题:如何处理旧城改造中发展经济和保护文物的矛盾?近日记者就此先后采访了我国著名的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和罗哲文先生。

  谢辰生曾任国家文物局顾问、中国文物保护学会名誉会长,罗哲文曾任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组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历史文化名城的“改造之痛”

  谢辰生说,在中国城市现代化的过程中,特别是近十年来,不少城市提出了旧城改造思路,追求大规模的建筑群、大体量的建筑物,导致城市面貌千篇一律,而这种单一面貌的文化正在吞噬以历史城镇、历史街区、古老建筑为标志的城市特色和民族文化特色。有的城市为了追求提高宝贵的城市用地的使用率,使土地升值,不惜在历史文化遗产密集的区域进行开发;有些地方为了满足现代城市中高速、便捷的机动交通的需要,改变历史城市的格局和风貌,甚至直接拆除或迁移文物古迹;许多地方在历史文化遗产丰富的区域进行建设时,不按程序要求先期进行必要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取得科学资料,导致了永久性的损失。   罗哲文用“已经破坏得无法再破坏了”来形容目前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的大中型城市,他认为现在大城市里能够保留下来的文化遗产都应该列入重要文物,不能再受到任何破坏。

  他还指出,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目前在旧城改造中破坏文化遗产的现象已经蔓延到中小城市,甚至小城镇。比如最近了解到的历史上著名的“江南六镇”,基本上都在进行“旧城改造”,原存的江南特色正在渐渐失去,此现象已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旧城改造不能导致“开发性破坏”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问题的出现,主要是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而无论穷国还是富国,只要其经济处在比较平稳发展阶段,历史名城保护对于他们都不是主要问题。因此,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是历史名城保护面临最大危险的时期。

  谢辰生分析,一般来讲,每个城市发展的历史可以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在大部分时间里,城市都是稳定发展的。除了受战乱影响比较大之外,它在常规情况下都是逐渐在变化,很大程度上都是对以前或周边建筑形制的复制和模仿。这样上百年逐渐演变,城市在此进程中得到不断更新。但是,当城市进入高速发展的时候,城市需要扩大规模,以城市中心为圆点,向四周均衡扩散。而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古城就会被包在城市中间,城市中心区的地价会迅速攀升。这时改造城市中心区的压力就出现了,如果这种压力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大面积地出现,城市就会出现大规模的整片改造现象,一个城市就不可避免地面对丧失其历史特征的危险。   罗哲文说,城市化是当前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方向,但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城市化过程中的文化遗产保护问题,防止和减少“开发性破坏”。半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 20世纪80、90年代以来,我国城市化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同时,在当前我国城市化进程中,也出现了一些误区,比如把城市化目标变成一种指标,导致一些城市出现不理智的盲目扩张问题,一味“求大求洋”,表现在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就造成了“开发性破坏”:原有的历史文化遗产丧失或变味,而新的城市景观和其他地方一样,“千城一面”,没有特色。

  如何发掘文化遗产的经济价值

  罗哲文指出,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在建设发展中出现不少大规模毁坏古城区的情况,缘自认识上的误区,即把城市发展和文物保护看成一对矛盾。认为文物保护不但浪费国家的人力物力,还阻碍一个城市的现代化进程。其实,这两者并非绝对的矛盾,至少不是根本性的矛盾。文化遗产本身就是城市的一笔宝贵的经济资源,有人形容为“城市名片”,在保护文化遗产的同时,通过开发旅游和相关产业,使这个经济资源转化为财富,就达到了保护和开发相协调的效果。

  他举例说,在这方面中外都有可以借鉴的例子。巴黎、罗马都是历史久远的古城,在城市建设上,就采取了原样保护古城区,另外开辟新城区的做法。我国云南的丽江、山西的平遥也采取了相同的办法,古城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丽江古城、平遥古城都被接纳为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名扬中外,吸引了大批旅游者,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很好,古城保护和新区发展可以说两全其美。

  罗哲文同时提醒,对历史遗产的利用要考虑长远利益,如果过度开发也将导致灭顶之灾。从目前看,一些不良影响已经产生,例如敦煌壁画由于游客过多变得更加脆弱,有些已经模糊不清。所以,一方面要通过调查研究对历史古迹的接待容量作出科学计算,以对旅游人数适当调整。另一方面,可以采取其他一些分流、补救措施。比如云南丽江除了丽江古城外,还有玉龙雪山、长江第一湾等其他旅游资源,可以通过合理规划以分流旅游者。再比如对敦煌壁画可以用高技术进行精确复制,将复制品用于展览,也可以减少敦煌的压力。

  对此,谢辰生也指出,现在有些地方,申报世界遗产的时候很积极,申报完了就不再重视保护,要把“遗产”当成“摇钱树”,进行过度开发,导致出现新的危机。如果申报世界遗产是为了保护,那么申报得越多越好,但申报完了就拿去赚钱、去破坏,这种杀鸡取卵形成的旅游业其实就是泡沫经济,只重视眼前利益,只考虑集团利益、地方利益,甚至个人利益,非常可怕。

  “旧城改造中出现的破坏文化遗产现象,缘自开发商和政府都能得到经济回报。文化遗产开发利用中出现的破坏文化遗产现象,同样是经济利益驱使。我们不能仅仅为了经济利益而去破坏自己的文化遗产,因为文化是我们的根”。这是年近80高龄的谢辰生老人的肺腑之言。

来源:2003年12月12日《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