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萨拉子目,意指“大地开始的地方”,是一处考古遗址,它的出现证明早在公元前4000至公元前3000年,中亚地区就已经出现了定居人口。各种遗迹表明,这一地区很早以前就出现的初始城市化曾得到过迅速发展。作为古中亚地区的定居中心之一,它的地理位置为其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一面是适于游牧民族发展畜牧业的平缓山区,另一面是广袤的山谷,为这一地区最初的定居者提供了发展农业特别是发展灌溉的优势。萨拉子目古城还是中亚草原与土库曼斯坦、伊朗高原、印度河谷直至印度洋这些地区之间商贸往来与文化交流的见证。

  2. 伊钦·卡拉城是一座古老的希瓦绿洲的内城,由10米高的砖墙保护着,它是通往伊朗的沙漠中商队的最后一个驿站。尽管只有很少的一些古老纪念性建筑保存在那里,但它依然是中亚保存完好的穆斯林建筑群中的典范,其中著名的建筑如德尤马清真寺、陵墓以及19世纪初由阿拉-库里可汗修建的两座辉煌的宫殿。

  3. 库尼亚-乌尔根奇位于土库曼斯坦的西北部、阿母河的南面。乌尔根奇是阿契美尼德帝国统治下可兰次姆地区的首都。古镇拥有一系列11-16世纪时期的纪念碑,包括一座清真寺、旅馆的门、堡垒、陵墓和一座尖塔。这些纪念碑展示了当时建筑和手工艺方面的卓越成就,其影响力波及伊朗、阿富汗和16世纪印度的后期建筑。

  4. 伊斯法罕的聚礼清真寺位于伊斯法罕的历史中心,又称 “ 礼拜五清真寺 ” ,可以看作对自公元 841 年以来 1200 多年间清真寺建筑发展史的令人叹为观止的直观展示。它是伊朗现存此类建筑中最古老的一座,也是其后整个中亚地区清真寺设计的原型。该清真寺建筑群占地 20000 多平方米,也是第一座在萨珊王宫的四庭院布局格式上按照伊斯兰宗教建筑需要调整建设的伊斯兰建筑。其双层带肋圆顶是建筑上的一个创新,为整个地区的建筑设计带来灵感。在这一遗址中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其极具风格的装饰细节,它们是一千多年伊斯兰艺术风格发展的代表。

  5. 卡布斯拱北塔是一座 53 米高的墓葬,公元 1006 年由卡布斯 · 伊本 · 沃斯米吉尔( Qābus Ibn Voshmgir )建造,靠近伊朗东北部戈尔甘河( Gorgan River )畔卓章( Jorjan )古城废墟,是中亚游牧民族和伊朗古代文明之间文化交流的见证。卡布斯拱北也是卓章古城唯一留存下来的记忆。卓章古城曾是艺术和科学中心,但 14 世纪、 15 世纪时在蒙古入侵中遭到摧毁。拱北塔是伊斯兰建筑杰出的技术创新典范,并对伊朗、安纳托利亚( Anatolia )和中亚的宗教仪式建筑产生影响。该塔由未上釉的烧结砖砌成,其错综复杂的几何图形构成一个直径为 15.5 米到 17 米尖细圆锥体,塔顶亦是圆锥形砖块结构。卡布斯拱北塔代表着公元一千年交接时期,穆斯林世界在数学与科学上的发展成就。

  6. 谢赫萨菲•丁(Sheikh Safi al-Din)圣殿与哈内加建筑群是伊斯兰教苏菲派的精神休憩之所。这一建筑群建于16世纪初至18世纪后期,采用伊朗传统的建筑形式,将有限的空间最为有效地加以利用,因而诸多功能于一身(包括一个图书馆,一所清真寺、一所学校、几个大型陵墓、一个地下蓄水池、一所医院、若干厨房、一个糕饼店和一些办公室)。前往神庙的道路被八道门分为七段,分别代表着苏菲神秘主义的八个理念和七个发展阶段。在这一保存完好的遗址中,人们可以看到丰繁精美的建筑外观与内部装饰,以及一批出色的古董收藏。这一建筑群作为中世纪伊斯兰建筑元素的大集合,是当今非常罕见的。

  7. 自古以来,大不里士就是文化交流之地,城中的历史集市区更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贸易中心之一。它由一系列相互连接、顶部覆盖、砖石结构的建筑、房屋以及功能各异的封闭空间组成。13世纪时,位于东阿塞拜疆省的大不里士及其集市就因繁盛一时而闻名于世,并成为萨法维王国的首都。尽管从16世纪起,这座城市已不再是首都,但它却将商业中心的地位一直保持到18世纪后期奥斯曼帝国崛起之时。大不里士的集市区是伊朗传统商业与文化体系保存最完整的实例之一。

  8. 位于伊朗东北部,主要有三座:圣达太教堂(St Thaddeus)、圣斯泰帕诺斯教堂(St Stepanos)与佐佐尔礼拜堂(Chapel of Dzordzor)。三座亚美尼亚基督教庙宇群构成。这些建筑物中圣达太教堂(St Thaddeus)的历史最为悠久,可以追溯到7世纪,它们突出体现了亚美尼亚建筑和装饰传统的普遍价值,见证了与其他区域文化,特别是与拜占庭、东正教和波斯文化之间非常重要的相互交流。位于阿塞拜疆文化空间主要区域东南部边缘的寺庙是将这种文化传播到阿塞拜疆和波斯地区的重要中心。它们是这种文化最后的留存区域,在完整性和真实性方面仍然保持着令人满意的状况。此外,作为朝圣地,庙宇群是数百年来亚美尼亚宗教传统的鲜活见证。

  9. 比索顿位于连接伊朗高原和美索不达米亚的古商路上,具有从史前时期到米堤亚、阿契美尼德、萨桑、伊卡哈尼德时代的特征。这一处考古遗迹中最主要的纪念物就是公元前521年大流士一世为纪念其执掌波斯王朝而下令建造的有浅浮雕和楔形文字铭文的纪念碑。大流士的浅浮雕雕像展现出统治者的姿态,手持弓箭,脚踩在一个仰卧在他面前的人的胸上。传说那个被大流士才在脚下的人叫高墨达,是一个米堤亚巫师。他觊觎王位而行刺却使大流士掌握了权力。在浅浮雕下面和四周有1200行铭文,记载了公元前521年至520年大流士同那些试图分裂塞勒斯建立的帝国的统治者交战的历史。铭文用三种文字写成。最古老的是埃兰语文本,讲述了关于国王和反叛者的传说。铭文的最后一部分非常重要,这是大流士第一次用古波斯语言记录他的丰功伟绩,也是已发现的唯一一份能够证明大流士重建了帝国的重要的阿契美尼德文本。它还体现了波斯帝国地区在纪念性艺术与文学方面的相互影响。这里还有米堤亚(公元前七世纪到八世纪)、阿契美尼德(公元前六世纪到四世纪)及后阿契美尼德时期的遗迹。

  10. 苏丹尼叶城是伊卡哈尼德王朝(Ilkhanid dynasty)的首都,由蒙古人所建,并于1302-1312年间在该城修建了欧杰图陵墓。苏丹尼叶位于伊朗赞詹省,不仅是波斯建筑成就的良好典范,还是伊斯兰建筑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纪念碑。陵墓八角型的建物顶着一座50米高、覆盖土耳其蓝陶片的圆顶,并由八座细长的尖塔所围绕。它是伊朗现存的最早双层圆屋顶建筑,陵墓的内部装饰也很出色,波普等学者形容这座陵墓为“泰姬陵的先驱”。

  11. 巴姆地处伊朗高原东南边缘的沙漠环境中。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波斯阿赫美尼德王朝(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巴姆古城地处重要的贸易路线十字路口,以生产丝绸和棉制服装而闻名于世。公元7世纪到公元11世纪时,达到鼎盛时期。沙漠绿洲中生命的存在依赖地下灌溉渠(qanāts),对此,巴姆古城保留了一些伊朗最早的证据。巴姆城堡是使用本地的泥土技术修建中世纪要塞城镇的代表性范例。

这里可以加入一段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