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该湖区有更新世(the Pleistocene)系列湖泊和沙滩构造的化石,考古研究还发现了4.5至6万年前人类居住的证据。这对于研究澳洲大陆人类进化史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湖区还有一些保存完好的大型有袋动物化石。

  2. 奥莫低谷位于图阿卡那湖(Lake Turkana)附近,是世界上著名的史前文化遗址。在这里发现的许多化石,特别是人类股薄肌(Homo gracilis),对人类进化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3. 被誉为“沙漠卢浮宫”的措迪洛山是世界上岩石艺术最集中的地区之一。在卡拉哈里沙漠(Kalahari Desert)仅10平方公里的地方就保存了4500多幅绘画作品。这个地区的考古发现按年代顺序记载了至少10万年间的人类活动和环境变化。恶劣环境中生存的当地居民十分敬畏措迪洛山,将其作为对祖先神灵的膜拜之地。

  4. 洛佩──奥坎德生态系统与文化遗迹景观展示了保护完好的茂密热带雨林与残余热带草原环境之间的奇妙接合,这里的物种丰富,包括濒危的大型哺乳动物,是多种生物的栖息地。该遗址展现了生物及其栖息地适应冰川后期气候变化的生态和生物进程。这里有不同民族相继生活的证据,他们在山岭、岩洞和庇护所周围留下了大量保存比较完好的居住遗迹,同时还有炼铁的遗迹,遗迹约1800幅杰出的岩石雕刻。该遗产包括新石器时代和铁器时代遗址,还有岩刻艺术,共同反映了班图人(Bantu)和西非其他民族沿奥果韦河谷(the River Ogooué valley)向茂密的常绿刚果森林北部,再到中东部和南部非洲的主要移徙路线,这一移徙书写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发展。这是加蓬列入世界遗产的第一处遗址。

这里可以加入一段广告